序夜

初次见面。
这里是脑洞堆积处,
主食是太中来着。

雷安魔女梗脑洞存一下(

很久之前的脑洞了(等等

【我基友特别注意:要是看见了记得赶紧点X】








我已经联想到好多个小剧场组成的魔女梗了(不
【俩人住在远离王国的森林城堡里*】
①失去了家人的安哥没地方可去,第一次遇到魔女(当然他自己那时候还不知道那是啥玩意),雷总穿着黑斗篷带着夸张的蒸汽朋克式的复古面具走杀马特路线,叫他不要在自己的林子里呆着赶紧滚犊子(不是)因为自己对小孩子没兴趣。

②然后安哥就被月黑风高夜一个人留在了小树林(不是)又挨冻又挨饿整到半夜,雷总再次出现赶人发现孩子实在是太惨了看不下去(所以决定不管了让他自己饿死得了(不是)吓唬安哥林子里有吃小孩的魔女,要么被魔女吃,要么自个滚出林子去。安哥就和他谈条件说自己会干很多家务活啥啥啥反正争取存活权利之类的。最终雷总抱着多了个使魔来使唤的念头把安哥带回了森林老【城】宅【堡】。从此开始了捉弄安哥玩的历程。

③安哥很懵逼,但是好不容易有个可以呆着的地方了自己又答应过会做很多事情,于是尽心尽力充当好管家,一边磨练自我练习剑术之类的,看了城堡里雷总不稀罕看【翻烂了】的书籍,尤其是有关于骑士的部分感到受益匪浅,于是像小时候一样立志成为王国的骑士长(不)再大点就一边照顾家务活【?】一边把偶尔出门搞事结果在酒吧喝醉的豪放魔女雷总接【扛】回家,因此在王国里也收获了不少迷妹(不是)大多数时候安哥都陪雷总在城堡里呆着,出门狩猎之类的雷总以前也教过他,反正俩人学了很多东西也一直一起生活【因为雷总爱好出门之类的反正是不闲着】旁人眼中进入老夫老妻模式(???

④就这样和魔女雷总生活了十几年,安哥因为在王国里的市集给雷总买烧烤材料回家做饭(不是)反正瞎扯个啥情况就是了,或者看了个啥国王的通报之类的,一路不费吹灰之力打到王城里当上了骑士长(不是)很开心x然后雷总知道了贼生气。
“作为我的东西还那么没自知之明,谁让你随便跑到王城里面去的。”
但是安哥的理想他也不是不知道,反正就是莫名其妙气。
【毕竟那时候还没表白的俩人】
那边的国王听说过雷总搞事的魔女传闻,而且又通过身边的人知道和安哥认识之类的就决定和安哥来个条件,就是希望能够进行狩猎魔女的活动()想要通过安哥把雷总引到王城里来。

⑤安哥当上骑士长算是实现自己的理想了,然而没选择帮国王欺骗雷总。
另一边雷总先一步进入王城被算计好了的众人围堵,一路火花带闪电【毫发无伤】劈到了国王面前。
具体情况大概是酱婶的:
国王:你愿意帮忙把魔女引这儿来吗x
安哥:我帮你个小马宝莉,你就是给我马我都不干【不是
雷总:…(正好进门听见全程对话倍感欣慰,但不知道为啥不想说话xx
国王:来的正好你骑士宣言念给谁的,你效忠谁啊说吧x
雷总:【深邃而笃定的眼神,向安哥的方向伸出手(不
安哥:当然是马…啊不,雷狮(
雷总:………………【突然很想一道雷劈了安迷修(不是
国王:?????【你们这群死给
然后骑士长抱起魔女并且抓住了魔女他弟赶来相助带着的炮灰龙就飞天私奔了(不是)













至于为什么还是没马。
命呗x
END




【最后骑士长大人两天没有下床。】
没了(不

亮度再高点感觉倒是很喜欢((

顺手糊了俩鸟儿子((

最后那幅表情包不是我画的(重点





嘉啾:我这里有朵小花花送你,你要不要。@花中-はなか- 

灵感来自Aiwaguma。
一个人沉入水中的嘉德罗斯。


——————————
海の色を决めるのは空
umino irowo kimerunowa sora
空の色を决めるは丸いあの阳
sorano irowo kimerunowa marui ano hi
泣くのにも饱きて见上げりゃ ほら
nakunoni mo
涙の色を决めるのは
namidano irowo kimerunowa
今日までの分厚いカルテ
kyoumade nobun atsui karute

嘉德罗松的格瑞缺失综合症ww
今天的嘉德罗斯松鼠也在找格瑞【哎
 @花中-はなか- 是这家伙上的色x
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所以在此声明,
不商用,不允许盗图,不允许借鉴和转载。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太中向】彌留之際的黑貓

OOC預警
這壹篇設定大概在太宰叛逃的前壹段時間,如果有不適應的地方請右鍵。
【使用了中也的個人視角。】

 

因爲閑來無事的緣故,向Mafia附近的酒館方向走去。

畢竟我可是,不想成爲閑到發黴的家夥來著。這樣想著壓低了帽檐。
當然——事實證明此舉令我後悔了起來,如果沒有看到那條泡在河裏的青花魚的話。

面對這種情況,不僅感覺到胃部隱隱作痛起來。
得益于我們互爲搭檔的時間足夠久,要是換成新人後輩的話不出壹兩天就會眼含著熱淚將青花魚當作死者送去殡儀館火化了。

我從上方凝視著他那四仰八叉的奇怪姿勢後,
還是跳下去揪住他的褲腳,並動用異能將他甩上了岸。
因為腦袋撞到地面的劇痛而醒來的太宰突然大叫了壹聲後便在地面上蜷縮成壹團。

“啊——糟透了!!!”
這麼喊著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不滿意的話,我不介意再把妳扔回去。”
我沒好氣的回答道,

* ****************

“好過分,我啊,還以為是會被可愛的小姐救上來的。”
太宰壹邊說著壹邊手舞足蹈起來,

“啊,是這樣,妨礙妳入水了真抱歉啊。”
我將雙臂環在胸前,就這樣看著他做出壹堆動作。

“我可是受害者啊,中也!!如果對象是可愛的小姐的話,那麼就是搭救了!”

“…………”
我對此可真是不想做出任何回應。

“漆黑的小矮子的話就是妨礙對象——”
在他說完之前,我已經以壹記重勾拳結束了這場莫名其妙的對話。

啊啊……我的胃似乎更痛了。
看來下次有必要聽大姐必要時去看醫生的建議了。
Mafia附近的地下酒館是太宰治最喜歡光顧的地方之壹,
他喜歡坐在最裏面,盯著點來的蒸餾酒出神地看,
所謂帶有太宰特色的行事方式,就是如此了。

“吶,中也。”
太宰戳動著酒面上的浮冰突然說道。
“中也啊,想知道最高級的紅酒滋味嗎。”
他保持著原先的姿勢,只是不再戳動那塊浮冰。

“值得壹試,哪壹天妳自殺成功我會考慮壹下的。”

“那麼,中也的想法我已經猜對嘍。”
太宰笑了笑,低下了頭,像受到了某種贊許似得。

“是這樣沒錯,所以快點去死吧妳。”
不知哪裡來的火氣,我喝了壹大口自己杯中的蒸餾酒。

至於太宰治為何要問出這種問題,我能察覺到很大的不對勁——即使他依舊天天雷打不動的上吊、跳河、甚至到剛才那壹刻還在例行向老酒保討要洗滌蘇打水。

****************

在新買不久的愛車被炸毀時,我就明白究竟是怎樣壹回事了。

就在剛才,我還站在距離愛車的不遠處,
價值不菲的新車並沒有接下來的喊聲吸引我,
至於爲什麽,大概是負責傳達消息的部下略帶顫抖的聲音。
“太宰治”、“幹部”、“任務中”、“不知所蹤。”

“叛逃。”

這樣壹系列的字眼在我的腦海中迴蕩著,如什麼東西破碎了壹般,
接下來吸引我的,那就是——從後方傳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從爆炸的大小來看,炸彈的用量不過是僅僅炸毀壹輛車,
也就是說,這並非是敵襲或警告,莫過於是玩笑罷了。

我已經不想再費心思去處理了,
咒駡壹聲後便不再理會。
因為比起愛車受襲擊,幹部叛逃的事情顯然更加重要才對。

………………

“這樣不是挺好的嗎,壹個大麻煩解決了。”

我沖呆愣的部下揚起了壹個冷笑。

“通知別人,今天之內不要再彙報任務了。”

這樣告知部下之後,便轉身離開了。
因為我現在只想狠狠地打那個男人壹頓。

那個太宰,絕對不可能死在任務中,因此判斷為叛逃。
真正不好受的人大概是芥川,
以他的性格將敵人的老巢用羅生門翻個遍都不是問題。
他會壹直堅持到把青花魚翻出來為止,

但是那個人是太宰治,所以找尋到的幾率可以稱之為渺茫。
只要他想藏起來。

與近乎瘋狂尋找的芥川不壹樣的是,
我回到住所後的第壹件事就是去了酒窖。
在收藏的酒中挑選出了壹瓶——昂貴到令人大跌眼鏡的葡萄酒。
來慶祝混帳青花魚的叛逃。
我確實能明白他想幹什麼,但屬於太宰治的那個怪圈,
壹旦走進去便會深陷其中,即使是作為搭檔的我也好,

和他所說的相同,
品嘗葡萄酒的滋味可比思考他的事情愉悅的多。
不能拿來炫耀真是可惜。

“妳這家夥,永遠死不成才好。”
聽到這樣的話才會感到挫敗吧,混蛋。


我將酒杯放回了木桌上,最終閉上了眼睛。

【TBC】

這次的太中嘗試了用中也的視覺去寫,OOC存在的地方極其的多來著,
雖然掛著太中的旗號卻是讓中也不爽了壹整篇【喂】
不如揍宰吧,

感謝看到這裡的妳。

最近刀剑国服出了之后很多人炸了一片,怎么说呢,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对于不会翻墙玩但是追了很久的围观婶来说是一个机会。

当然这只是个人观点不接受撕逼,感觉会肝颤,因为你的小拳拳锤上来我可能会死【咦

总结一下现在差不多有些新婶婶就是:
哇我萌新国服第一天掉了把爷爷。
哇爷爷我的嫁。
我第一天就出了狐球球哟【bu】
萌新刚出了这些——
诸如此类的大部分萌新ky粉⬆️

还有近宗我们是一家的新婶儿,
只能说祝你和你家近宗百年好合。
【无fuck说.jpg】
其实大多从以前开始关注但是玩不了的婶们大多数还是持理智态度的说实话,但是被一群无下限刷的,
咋说呢,国服掉率相对日服是高很多的而且一开始就送了你老多个绘马——
至少本人没有在这个期间练出卡卡卡。

然后我们各退一步海阔天空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秀刀之心万婶皆有出把爷爷出把狐球秀一下情有可原但问题光出这么俩刀不要认为自己超级无敌好棒棒哦【谷阿莫.jpg】

因为日服的掉率是极其低的有很多婶婶肝很久赌很久都没有出一把,比较的起点就不一样啊大宝贝们。

还有就是碎 \ 刀。
一定不要随意的在日服或者关注了刀剑很久的婶婶面前随便说以上两个字不然下场会和【——】一样悲惨。
对于对刀剑有爱的婶婶们来说每把刀都是值得宝贵和尊重的,大多数婶儿都是确立条件或者有需求的状况下再适当做以上俩字的好公民好婶婶,
至于恶意的去做这种事,甚至当个玩笑去玩的,恕我直言爷爷他就是和小狐丸煮茶论萝卜干也——打、死、都、不、会、甘、愿、为、你、所、用、的。

顺带最后提一句,请理智善待国服刀剑,认真地看待这个游戏并汲取乐趣,而不是单纯的晒刀和OO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鞠躬

厉害了我的虎。
在网易爹听着文野ED,

哼着曲刷评论呵呵一笑一口老水喷了出去——你以为马路边石墩子吗卧槽。
不对啊还不如石墩子呢。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阿敦顶个大铁锅你说我找谁说理去。【bu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