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夜

初次见面。
这里是脑洞堆积处,
主食是太中来着。

[不可思议之国的爱丽丝]4

算是交代一下前篇爱丽丝,
第一章

http://mukamihitomi.lofter.com/post/1df16530_ce33d50

第二章

http://mukamihitomi.lofter.com/post/1df16530_ce8b64a

第三章

http://mukamihitomi.lofter.com/post/1df16530_d17d208
[私设如山][雷点慎入]

[爱丽丝来到不可思议之国的那一天]

那时三月兔正在空中花园里赏花,
培养一下生活的情趣所在。
而睡鼠则窝在藤椅中依旧懒懒散散的,抱着自己独有的枕头。
他知道三月兔那家伙绝对会随身带着笔,趁他睡觉的时候往脸上乱涂。

于是无声的战争悄然开始,
拼上的是睡鼠作为男人的尊严。

然后,在躺了两小时不到的情况下,
光荣的睡昏了过去。
“啊,睡鼠君,真了不起哦,哈哈。”
三月兔一脸嘲讽的拿出了画笔,
准备绘制一幅盛开在睡鼠脸上的大玫瑰。
却在马上要得手的关键时刻,
一团蓝色的不明生物砸碎了空中花园上方的玻璃房顶,
卷着破碎的玻璃碴朝他们狠狠砸了下来。

“啦啦啦——什!?”

本来正滋润地唱着歌的三月兔吓的直接把画笔摔在地下,捞起藤椅上熟睡中的睡鼠来了个伏地翻滚,直接抱着他从藤椅上滚下来撞在地上。

睡鼠君遭遇了头部撞地的重击后也一个挺身坐了起来。
却径直撞上了三月兔的头,还没来得急吃痛的大喊便看到自己心爱的藤椅被砸成了橘子瓣一样的形状,是彻底睡不成了。
睡鼠黑着脸满脸憋屈地瞪了三月兔一眼,却看见后者也是完全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的样子,保持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姿势碎念着:“什么啊这是,新型投掷武器吗?”

没等三月兔说完便看到了蓝色的不明物体爬了起来。
那是一个穿着蓝色洋服的女孩子。
不是什么投掷武器和定时炸弹。
正抱着脑袋蜷缩在被砸的七零八落的藤椅上。
“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按东方人的说法这就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三月兔还是保持着相同的姿势一脸深沉的感叹到。
而反应过来的睡鼠刚想给三月兔英俊潇洒的脸上来一记友情直拳,那女孩子就抬起了脑袋,之前空中花园的玻璃碎片不知为何并没有造成多大伤害,只是在胳膊周围划伤了几下,想来应该是白兔为了防止意外而设下的还原咒术起了作用,但下一秒睡鼠感觉还是让她被砸成傻子比较好。
因为爱丽丝说出了,
来到这里的第一句话:
“你们两位难道就是传说中的gay吗。”
—————————————
气氛在一瞬间凝固的让她打了个寒颤。
尽管睡鼠在那之后依旧很绅士的请爱丽丝喝了茶,却完全是靠着自己坚强的忍耐力压制,没有去顾忌心爱的藤椅被砸到七零八落的事实,当然也没有像对三月兔一样暴揍爱丽丝。
至于另一边的三月兔就没有机会这么悠闲,需要立刻跑去和女王上报情况,守门的红桃士兵看着城堡大门口某只再熟悉不过,此时正急到跺脚的粉毛兔子,只好让路放行。
当三月兔穿过了玫瑰拱门,在通往城堡大门的路上跑着的时候,刚巧赶上小狗帕比在刨土。
“咳,女王又要生气了。”
三月兔经过某团满身土色的球状生物时感叹了一句,帕比听到了女王二字瞬间两眼放光的抬起了脑袋,完全忘却了正在刨坑的事实。

“汪——!!”



之后白兔眼里出现的是,三月兔被帕比疯狂追赶到精疲力尽的样子。

“啊!!啊!白兔!我已经受够了这只毛球了!!”三月兔抓狂的扑打着自己身上的叶子“我的衣服啊,明明才刚换———!”
白兔则翻了个白眼,
满面嫌弃的扶额打断:
“你比约定时间迟到了整整一刻钟,请先解释一下。”
三月兔静静的伸出了背后的胳膊,
帕比正咬着他的袖子,
带着可怜兮兮的表情被提了起来。

白兔彻底陷入了沉默,
看到满身土色的帕比有些想拿枪一了百了的冲动。

“我明白了,在那之前把它放下。”

女王啊,
看到这么脏的家伙一定又要…。
但是,先步入正题比较好。

“请问这一次想要见女王的原因是?”
—————————————
三月兔夸张的将手臂张开,
比划了一个巨大的区域模仿空中花园,接下来又模仿起了卷着玻璃碴直线摔下来的女孩子和晚一秒就要被砸成重度瘫痪的睡鼠,语无伦次的诉说着:

“总之就是那孩子从天上摔下来,差点就把我们家老鼠砸死了啦!?”

专注于思考事态的白兔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炸开了,让对面的人安静一会是否会好一点。

“能确定不是有人蓄意而为的吗。”
将目光投向窗外花园的红玫瑰上,
白兔的指尖轻轻叩击着怀表。
落日的金色余晖刚好洒进来,三月兔和白兔走廊中的身影被拉长,有种说不上来的沉寂。

“那个女孩子并不像知道什么的样子。”

白兔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不方便接见的话,可以让我和睡鼠多收留她几天唷。”三月兔摆弄了几下胸前的挂饰,丢出一句话。
白兔似乎是默许了般点了头,
三月兔感觉紧绷的神经终于得到了一丝抚慰,再这样下去就快疯掉了。

“这件事情我会找合适的时候报告给女王的,请在宅邸中等待结果,不介意的话,接下来让佣人为你准备房间,今晚——”

“呼啊啊,白兔就只有在女王面前才会乖乖顺顺的。”

三月兔未等白兔说完,
打了个哈欠,
松口气般的笑了出来。
不料白兔的脸突然蒙上了半边阴影。
“失礼了,突然想起女仆长今天早上说过这个房间没有打扫完…”

吓的三月兔赶忙连连摆手,

“我说笑的啦!”
——————————
装作闭目养神的睡鼠感受到这位从天而降的女孩子正在戳着自己的耳朵。
“真是大胆的举动啊,唔嗯嗯…”
睡鼠在心里默念了一下。
宅邸的门前突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紧接着传来士兵的喊声,
没办法只好从床上爬了起来,
爱丽丝见他没有睡着一脸惊愕,
而睡鼠则径直走向了门口。

“我只是要开门而已哦,小姐。”
睡鼠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的回头,
说完后转向门口,
拿手半掩着嘴唇。
又一次回望了爱丽丝:

“如果是小姐喜欢的话待会可以继续摸哦,我不介意的。”
说罢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睡鼠并不知道他因为这个微笑被爱丽丝贴上了娇羞少女的标签。
“即使有大黑眼圈也不影响可爱的气质啊…”
爱丽丝双手合一贴在脸颊上感叹。
睡鼠在接到通报的一刻却突然感觉背后有股恶寒。
得知三月兔要在城堡中过夜后叹了口气——一个人怎么可能应对好那位小姐啊,耳朵一瞬间耷拉下来。
“但是,按接下来的情况发展,也只能如此了吧。”

睡鼠无奈地转过身去,
走向了爱丽丝。
————————————————

“文森特,你似乎有事情要告诉我。”

红心女王托腮良久后突然问道。
白兔从进到书房之后一脸凝重的表情,能略微猜测到发生了什么事端。

“是关于空中花园的事情,女王殿下,
这可真是损失惨重。”

白兔给出了模棱两可的回答,

“女王,您还记得那个童话吗。”
红心女王的面色微微一变,
闭上眼睛,低下头微微笑着回答了一句:“你被追到掉进洞里的那个?狼狈死了,不可能忘掉呢。”
白兔不禁扶了扶额头,
“可惜那只兔子的诞生日跟臣下差了不是一点半点,这次的空中花园事件,不出所料的话包括了一个现世女孩子在内。”

红心女王一改之前略带着开玩笑的态度,转变成了严肃的表情,之前嘴角上扬的弧度成了一条直线。

“继续说下去,文森特。告诉我关于目击者的口述,以及从明日起开始调查误入者来到这里之后的信息。”

TBC


这里有个瞎整合:http://mukamihitomi.lofter.com/post/1df16530_d17dda1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