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夜

初次见面。
这里是脑洞堆积处,
主食是太中来着。

【太中】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3

【严重OOC预警】

【时间线:依旧初中】

http://mukamihitomi.lofter.com/post/1df16530_d787c97

附上第二篇链接,里面有第一篇的地址

——————————————

在两人勾肩搭背走出校门的那天晚上,横滨下起了小雪,街道的建筑随着飘落的雪花被镀上一层雪白的颜色,显现出了不同于以往的神秘感,一切看似都是如此的美好,就像他家院子里一片平整洁白的雪地上没有被踩过的痕迹那般——
除了中原中也第二天很煞风景的感冒了之外,一切似乎都是往好的趋势发展的,虽说以感冒为借口躲过了考试和默写,一个人果然还是无聊的很,
然而在上学和'闲置在家'之间,他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中原中也支着胳膊趴在窗台上望了望自家院子里的雪景,马上哆哆嗦嗦的缩回棉被里给通讯录的青花鱼发了条短信,虽说大姐已经通知过老师,还是决心再确认一下,给太宰治的短信大概意思就是今天身体欠佳发烧感冒咳嗽总之就是去不了学校,老师要是再问起来就胡诌个理由帮他敷衍过去。
往屏幕上胡乱摁了一通之后便把手机倒放在了床上,中原中也顺手抓起了放在床头的美冬饼干,在撕开包装袋的同时听到了手机收到回复的提示音,屏幕上闪烁着硕大的“青花鱼”字样。

“那可真是残念呢,中也~(^ω^)”

中原中也本打算叼着饼干给他回过去,结果看到后方的颜文字脑海里擅自就与太宰治不怀好意的笑容重合了起来,差一点把饼干带渣一起喷出来。

“挺有闲心啊青花鱼,有闲空在这教育我,现在不还在上课的时候吗。”

小矮子咬牙切齿的狠狠戳弄着屏幕给对面的人发送了过去,不出几秒钟之后就收到了太宰的回复:

“硬要说的话,大概是因为小矮子不在就没什么好玩的了嘛(^ω^)。”

“妈的太宰。”
中原中也往棉被里又缩了缩,先不提及他们两个男的,说这种话总感觉有点别扭,这条胆肥的青花鱼也不怕他们班的秃瓢地中海*路过把手机没收,
要是再当着全班的面把聊天内容来段诗朗诵,不出几天他一定就能闻名全校,而且还是和青花鱼绑定,创造纪念性的终生黑历史。中原中也仿佛已经看到了“快看啊那个就是太宰君他女朋友”的景象,莫名其妙的伸出脚踹了床板,随着屋内传来的“混账青花鱼”吼声以及床板发出的碰撞声,某个小矮子缩做一团抱着棉被打了好几个滚才减缓了脚上的痛楚,就这样再一次睡了过去。

睡梦中的小矮子被一阵敲门声扯回了现实,天空已经微微泛起了鱼肚白,他翻身下床,摸起手机看了一眼,约莫是平日里放学的时间点。
不过自家大姐正在出差期间,少说也得明晚才能回来,这个时间段来自己家登门拜访的人是谁并不确定。

他往大门口走去,随手摸起了沙发上放置的物品意思意思防个身,未等他脑子里把警匪片和某未成年正直好儿童中原xx被绑架从脑子里过一遍,院子中就传出了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呐!中——也!把门打开啦!!”

于是那天的太宰治就看到了这么一幅景象:
中原中也身着淡蓝色的睡衣,赤脚站在玄关处,从半开的门里望着他,手中似乎还握着一根半蔫的长葱,几缕橙色发丝翘了起来贴在他的脸上,看来似乎是刚睡醒没好好整理。
两个人就保持着这样的状态互相对视了一会,直到外面的冷气让中原中也打了一个激灵,突然反应过来。

“太宰治你是不是傻。”

中原中也赶紧蹬上鞋跑到院子里把人拉进屋内,手上传来了冰凉的触感,他抱怨着把人扯进来,从玄关的木柜子中拿出一双居家的毛绒拖鞋递给太宰治,语气不善的说着:“下一次私闯民宅绝对把你扔出去冻到死。”然后盯着他换上。

“怎么了中也?”

感受到中原中也的目光后,太宰治突然抬起头来笑着问了一句。

“少废话,这双鞋我以后再也不动了。”
中原中也偏过脸去不看对面的人,
一脸嫌弃的说到。




“……还愣在门口干什么啊青花鱼,赶紧滚进来!!”


TBC
——————————————————
秃瓢地中海*:中也班里的同学送给老班的爱称。


晚上好,经过这么多天我终于死了回来。
[送你小花花.jpg
很抱歉这几天没连着更下去,
虽说马上就考完试解放了很开心,
辣鸡ios备忘录在前天把新更好部分全部吞了。
别人家的手机晃晃还可以撤销找回来,
我的手机却跟嗑了药般,都砸了【?】也没反应。
[悲伤.jpg]

感谢阅读的你。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