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夜

初次见面。
这里是脑洞堆积处,
主食是太中来着。

【太中】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4

【太中】
【严重OOC预警】
【依旧是初中】

距离太宰治不请自来,
已经过去了约莫半个多小时。

现在的状态是两个人面对面坐在会客厅中。

“好,感谢中也的款待,那么我开动啦。”

太宰治一面笑呵呵的,一面捧着印有一顶飞舞的黑帽子logo的白色马克杯。
“啧,那明明是我喜欢的杯子才对吧。”
中原中也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往咖啡里可劲加着糖,顺带瞄了一眼太宰治嘴下壮烈牺牲的杯子。
“嘛嘛,不愧是小矮子,泡咖啡的技术很熟练呢。”
话题被巧妙的转移开来,
成功到了另一方面。
“真是惯用手法啊太宰。”
中原中也啜饮了一口杯中的咖啡,翻了个白眼。

“是啊,中也因为长的太矮经常热牛奶,其他技巧也就跟着养成了。”

在中原中也恨不得跃过桌子直接揍到他飘飘欲仙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太宰治拍了拍手向玄关处走去,拿出一个装饰着小蝴蝶结的包装盒。

里面是一块圆形的乳酪蛋糕——“恭祝中也生病在家而买下来的哦!怎样!”

后者一脸笑意盈盈的解释了。

“其实你不说话我会减少点揍你的冲动。”
扔下这句话之后,小矮子便回头去厨房拿刀叉了。
“呐,中也,我们date吧。”
太宰治没摆出什么特殊表情,半趴在客厅的桌子上,当中原中也走回来把乳酪蛋糕分成两半的时候这么说了。
在中原中也闻言抬头时,太宰盯住了他的眼睛,半晌,听到了后者的回答:
“你脑子彻底坏掉了吗,要和我date?”

“中也不敢答应吗?”

“怎么可能。”

……………………

感觉很久没笑的如此开心了,
太宰治这么想到。
中原中也则认为是太宰治提出的胆量挑战,直到他踏出门槛的那一刻为止,他还在边吞食着蛋糕边满口答应下来。
“感觉像你对我提出试胆大会似的嘛,等着跪地求饶吧,太宰!!”

“啊,我可是会等着的。”

太宰治笑了笑。

“毕竟中也可不是胆小鬼,对吧。”
———————————————

第二天中原中也的确赴约了。
说老实话,其实他一开始为自己提前到达目的地的举动感到很自豪来的,如果是可爱的小姐姐们,一定也会感叹自己的绅士举动,嗯。

可惜这里没有小姐姐,只有一条不知道是否冻死在路上的青花鱼。

冷风无情的拍打在他的脸上,主动约他出来的太宰治却QQ不在线,电话打不通。
底气很足的中原中也有种自己被诓骗了的感觉。
没办法,只好将怒气撒在手机屏幕上。

“我想揍你。”
他打好了四个字,然后删除。
“我现在真的特别想打死你,太宰治。”
他又打好了一行字,依旧是删除。

中原中也咬咬牙,拨通太宰治的电话。
果不其然迎接他的依旧是毫无感情波动的机械声。

“妈的,太宰治。”
中原中也实在忍不住骂了一嗓子,他愣在原地许久,又盯着手机屏幕咬牙切齿的,活脱脱像一个被放鸽子的失恋悲惨青年,甚至感觉旁边女孩子都跟观察傻子一样看着自己。

已经比预定时间晚了多久了?二十多分钟,还是半个多小时?他不想确定,在终于拨通了那位祖宗电话的一刹那,有种想流下感动泪水的冲动:
太宰你他妈竟然还没死。

熟悉的声音在对面响了起来,是太宰治不紧不慢的语气:“啊啊,抱歉中也,我那里一直都在堵车。”

“少找借口了青花鱼!!我想分分钟怼死你——!”
中原中也握着手机全然不信,半吼了一嗓子,然后对面就恢复了一片盲音——卧槽青花鱼难道生气了?

正当他往坏的趋势想象的时候,突然看见了一身黑色外套的太宰治在不远处和自己招了招手,笑的叫一个阳光灿烂、春风满面,当然除了他那一头炸了锅似的毛,等他跑近之后,中原中也才转过头缓缓吐出了一句——“看来你这混蛋真的有好好挤公车。“

太宰治则不明所以的靠在了小矮子身上蹭了几下。

“啊,好累好累。”

“比约定时间晚来了半个多小时的人有权抱怨吗!?”中原中也一脸嫌弃的想要把他推开,而后者却死皮赖脸的靠着,赶也赶不走,后来他干脆停手,任太宰治怎么样,没想到太宰治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恢复正常了吗混蛋。”

中原中也缩了缩脖子,而太宰治站着一语不发,过了几分钟慢悠悠答复一句:“中也是导电体质啊。”

“那他妈叫静电,你个白痴。”

“………………”

——————————————

这是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私底下第二次拉手。

然后,第一次是太宰治私闯民宅。

不管怎么感觉,都和电影里男女主date的浪漫剧情完全不一样,就好像女主在商场晕倒之后被男主公主抱去医院这种烂俗三流剧情,估计发生在太宰治和自己身上的话,前者更倾向于拿个购物车把晕过去的自己塞进去,然后再推出超市,任其自生自灭,即使能想到最好的情况都是一路推回家,而且感叹着:

“哎中也你看看我对你多好。” *

前几天偶然看到的韩剧画面闪过了中原中也的脑袋,如此出淤泥而不染的举动,人家是可爱的男主,这边却是个青花鱼。
中原中也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拉着背后的太宰治坐上了电梯,目的地是三楼的宠物店,转头却发现他正冲着一位下电梯的少女笑的春光灿烂,估计对面那也是个纯情的姑娘,没怎么见过真正的帅哥,忍不住对着这边挥了个手,到了最底下还一个人忘乎所以,长裙都差点被电梯夹住。
中原中也为太宰的小迷妹们感到深切的同情,不只是心理,还有眼睛。

简直辣眼,他想。
就这样拖拖拽拽一路总算是把太宰弄到了宠物店门口,百货大楼三层新建起的宠物店,不但设计很走心,空间也蛮大,琳琅满目的宠物商品被摆放在货架上,入口处有三只毛色不同的鹦鹉正扑楞着翅膀并叫着,太宰饶有兴趣地绕到侧面看了看,最后指着正中央的绿鹦鹉缓缓吐出了几个字:

“绿帽子。”

你也不怕人家听懂了之后洪荒之力爆棚用嘴怼你那张欠揍的帅脸。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然而绿帽君真的幽幽转过了脑袋,连带着身子,期间两颗黑色的大眼睛微微眯起来盯着太宰治,不禁透出了一股幽怨的气势。

“哇中也!!你看,绿帽君真的听见了啊!”

太宰治能感受到鹦鹉眼神中怨念,却强行装成不做亏心事的正直好少年,扯着中原中也的袖子夸张的喊着,一直保持着看智障目光的后者突然笑出了声:“你还好意思说哈哈哈哈,看人家盯你那眼神!!”边说着还不忘往太宰治这边挥手调戏一把绿帽君,刚才装出来的什么大众少女情人风度翩翩形象全不要了。

还不会说话的绿帽君感觉这个世界充满了恶意。
尤其是眼前的橙头发少年扯着他旁边人的毛绒围巾死命摇晃,而且笑声惊天动地的时候。
「我也是有鸟权的。」
绿帽君想,用翅膀挡住了眼睛,大概算是那个扯围巾的良心发现,终于拉着另一个转身去了别处。
临走前太宰治还不忘撂下一句。

“喂!中也!!我喜欢那个绿帽子!”

「我不喜欢你,滚犊子。」
绿帽君捂着眼睛,它想静一静。

两人站在了展示兔子的区域前,太宰治把手覆在玻璃上,望着里面拥有黑白相间毛色的道奇兔。
刚才还在喀嚓喀嚓进食的小团子看到移动的手立刻站立了起来,把手里啃着的草扔到了一边。

“怎么样太宰,这家店的兔子很可爱吧。”

中原中也露出了微微得意的表情。

“残念,没有我以前养的好看。”

太宰治耸耸肩,将手从玻璃柜子上拿开,看着中原中也笑了笑。

“而且可难养呢。”
后者补了一句,太宰治也点了下头。

当然等到下一个区域他就连文艺也装不出来了。
没什么别的原因,全部都是狗。
尤其是一只毛乎乎的金毛幼犬蹲坐在原地看着太宰治。哈啦哈啦的吐着舌头,伸出爪子贴在展示玻璃上,尾巴像节拍器似的摆着。
太宰治一直沉默着,回盯着它,大概就是几分钟的事情,在中原中也的注视下,太宰静静走到了他背后,然后钻进了他的长外套里。

“青花鱼你干嘛!!给我出来!?”

传进金毛耳朵里的最后一句话,是中原中也咆哮般的怒吼声。
—————————————
走出百货商场的太宰治依旧笑着,他说眼角有一滴悲伤的泪水。当然中原中也的回应是纯属瞎扯,并犹如照顾智障儿的老母亲一样,将青花鱼的外套拉链往上拽了拽。




TBC
—————————————————
*韩剧 举重妖精金福珠 暴露时间的梗

抱歉作者今天终于死回来啦( ;´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