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夜

初次见面。
这里是脑洞堆积处,
主食是太中来着。

若我英年早逝

[OOC大预警]
[架空世界观]
[脑洞,雷点误入]

[想把这个作为前传]

太宰治踏在柔软的草地上,雨后的空气混杂着青草和泥土的气味,在潮湿的地面上径自坐了下来。

这个地方只有他一个人而已,即使有外来的家伙们也无法理解这里到底为何存在,这个世界的主人脑子里又在想什么。


曾经有这么一个存在来着,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毫无征兆的看到比自己年长的某人捧着空白的硬壳笔记本坐在自己旁边的位置上。

那个叫做织田 作之助的那个人,
太宰治却非要念做织田作。

“呐,织田作君将来想要做什么呢?”

那个人甚至头都没有抬起来便回答了,想要写小说,但纸页上依旧是一片空白。

他甚至没有问起过这是哪个地方,或者为什么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这里,为什么景色随着思想变化,无论怎么走都会回到原点再碰到对方。

再后来呢。

织田作有一天说了「朋友」这个词语,那时候太宰治正躺在草地上看着空中飘过的白云,他偏了偏头
望向织田作的方向。

“不存在吧,那种东西。”

然后将目光将视线移到了远处的山坡上。
织田作从草地上站了起来,
忽然伸出手揉了一把他的脑袋。

“你之前看过的书里有吧,太宰。”

“就像我和织田作君这样的吗。”

后者摸了摸脑袋,嘿嘿一笑,而织田作则微微点了一下头。

他们一直都在这里。
两个人一直都在这里。
无论哪一方都没有离开过。

太宰治也想过,如果有友人在这里的话,即使自杀不了,失败了也没什么关系,就像织田作不会阻止自己跳河,但会把自己捞上来。

直到有一天,那个人在看落日的时候叹了口气说到,需要离开这里了。

太宰治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走,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这个地方是哪里,要走出去的方法有哪些。
但是织田作拍了拍他的肩膀。

“有风吹过去的时候,叶子也总会飞起来。”
他在离开时留下这句话,送给了友人。

太宰治捧着依旧空白的硬壳笔记本目送他离去,
直到那个身影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中。

——————————————————
[伪 织太,只有一点点。]



TBC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