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夜

初次见面。
这里是脑洞堆积处,
主食是太中来着。

【太中向】彌留之際的黑貓

OOC預警
這壹篇設定大概在太宰叛逃的前壹段時間,如果有不適應的地方請右鍵。
【使用了中也的個人視角。】

 

因爲閑來無事的緣故,向Mafia附近的酒館方向走去。

畢竟我可是,不想成爲閑到發黴的家夥來著。這樣想著壓低了帽檐。
當然——事實證明此舉令我後悔了起來,如果沒有看到那條泡在河裏的青花魚的話。

面對這種情況,不僅感覺到胃部隱隱作痛起來。
得益于我們互爲搭檔的時間足夠久,要是換成新人後輩的話不出壹兩天就會眼含著熱淚將青花魚當作死者送去殡儀館火化了。

我從上方凝視著他那四仰八叉的奇怪姿勢後,
還是跳下去揪住他的褲腳,並動用異能將他甩上了岸。
因為腦袋撞到地面的劇痛而醒來的太宰突然大叫了壹聲後便在地面上蜷縮成壹團。

“啊——糟透了!!!”
這麼喊著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不滿意的話,我不介意再把妳扔回去。”
我沒好氣的回答道,

* ****************

“好過分,我啊,還以為是會被可愛的小姐救上來的。”
太宰壹邊說著壹邊手舞足蹈起來,

“啊,是這樣,妨礙妳入水了真抱歉啊。”
我將雙臂環在胸前,就這樣看著他做出壹堆動作。

“我可是受害者啊,中也!!如果對象是可愛的小姐的話,那麼就是搭救了!”

“…………”
我對此可真是不想做出任何回應。

“漆黑的小矮子的話就是妨礙對象——”
在他說完之前,我已經以壹記重勾拳結束了這場莫名其妙的對話。

啊啊……我的胃似乎更痛了。
看來下次有必要聽大姐必要時去看醫生的建議了。
Mafia附近的地下酒館是太宰治最喜歡光顧的地方之壹,
他喜歡坐在最裏面,盯著點來的蒸餾酒出神地看,
所謂帶有太宰特色的行事方式,就是如此了。

“吶,中也。”
太宰戳動著酒面上的浮冰突然說道。
“中也啊,想知道最高級的紅酒滋味嗎。”
他保持著原先的姿勢,只是不再戳動那塊浮冰。

“值得壹試,哪壹天妳自殺成功我會考慮壹下的。”

“那麼,中也的想法我已經猜對嘍。”
太宰笑了笑,低下了頭,像受到了某種贊許似得。

“是這樣沒錯,所以快點去死吧妳。”
不知哪裡來的火氣,我喝了壹大口自己杯中的蒸餾酒。

至於太宰治為何要問出這種問題,我能察覺到很大的不對勁——即使他依舊天天雷打不動的上吊、跳河、甚至到剛才那壹刻還在例行向老酒保討要洗滌蘇打水。

****************

在新買不久的愛車被炸毀時,我就明白究竟是怎樣壹回事了。

就在剛才,我還站在距離愛車的不遠處,
價值不菲的新車並沒有接下來的喊聲吸引我,
至於爲什麽,大概是負責傳達消息的部下略帶顫抖的聲音。
“太宰治”、“幹部”、“任務中”、“不知所蹤。”

“叛逃。”

這樣壹系列的字眼在我的腦海中迴蕩著,如什麼東西破碎了壹般,
接下來吸引我的,那就是——從後方傳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從爆炸的大小來看,炸彈的用量不過是僅僅炸毀壹輛車,
也就是說,這並非是敵襲或警告,莫過於是玩笑罷了。

我已經不想再費心思去處理了,
咒駡壹聲後便不再理會。
因為比起愛車受襲擊,幹部叛逃的事情顯然更加重要才對。

………………

“這樣不是挺好的嗎,壹個大麻煩解決了。”

我沖呆愣的部下揚起了壹個冷笑。

“通知別人,今天之內不要再彙報任務了。”

這樣告知部下之後,便轉身離開了。
因為我現在只想狠狠地打那個男人壹頓。

那個太宰,絕對不可能死在任務中,因此判斷為叛逃。
真正不好受的人大概是芥川,
以他的性格將敵人的老巢用羅生門翻個遍都不是問題。
他會壹直堅持到把青花魚翻出來為止,

但是那個人是太宰治,所以找尋到的幾率可以稱之為渺茫。
只要他想藏起來。

與近乎瘋狂尋找的芥川不壹樣的是,
我回到住所後的第壹件事就是去了酒窖。
在收藏的酒中挑選出了壹瓶——昂貴到令人大跌眼鏡的葡萄酒。
來慶祝混帳青花魚的叛逃。
我確實能明白他想幹什麼,但屬於太宰治的那個怪圈,
壹旦走進去便會深陷其中,即使是作為搭檔的我也好,

和他所說的相同,
品嘗葡萄酒的滋味可比思考他的事情愉悅的多。
不能拿來炫耀真是可惜。

“妳這家夥,永遠死不成才好。”
聽到這樣的話才會感到挫敗吧,混蛋。


我將酒杯放回了木桌上,最終閉上了眼睛。

【TBC】

這次的太中嘗試了用中也的視覺去寫,OOC存在的地方極其的多來著,
雖然掛著太中的旗號卻是讓中也不爽了壹整篇【喂】
不如揍宰吧,

感謝看到這裡的妳。

评论

热度(7)